淘剧淘 > 新闻资讯

八位一线演员“带剧能力”

2019/10/14 16:19:27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Vlinkage】

| 演员价值的衡量标准有很多维度,品牌方衡量明星价值倾向于艺人的流量和带货能力,影视剧投资方和平台方则更看重演员的观众缘和带剧能力。为了维持艺人的流量,经纪公司的营销方式也有了成熟的“方法论”:撕番位、上热搜、水军控评等争夺公众注意力的方式已经成为流量明星捆绑的关联词。

但“带剧能力”却是硬指标,很难借助营销完成,尤其是在观众越来越理性、平台购剧越来越谨慎的当下,演员的职业水准和团队的挑剧眼光才是保持他们市场竞争力的最主要决定因素。

本文盘点了当下主流市场“带剧能力”突出的八位演员,来看他们近几年的作品表现。|

女演员篇

当下的女演员受平台和观众喜爱的不少,但已经用作品建立起品牌效应的却并不多,品牌公信力的建立,考验的并不是演员单部作品的“爆款”量级,而是能否持续输出具有高度影响力和优异市场反馈的作品。

赵丽颖、杨幂、杨紫、孙俪便是近年来备受主流市场青睐、且已经用多部作品为自己建立了品牌公信力的电视剧女演员。

下图为赵丽颖近四年作品表现:



2015年的一部《花千骨》,在湖南卫视周播剧场播出之后,收视率均值高达2.123%,远远高于同期黄金档电视剧的播出表现,在网播量方面也创下了新纪录,成为当年的大爆款,这部作品的影响力甚至辐射到整个题材,将市场的玄幻IP开发热掀至新的高度。

此后的2016年,由她主演的《老九门》和《青云志》也在流量和话题等方面表现优异。再加上2017年的热门IP大剧《楚乔传》,赵丽颖成为玄幻领域为数不多能撑起大女主的演员。

2018年年底播出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成为赵丽颖主攻大众市场的转型之作,与正午阳光的此次合作,不仅让赵丽颖成功走出“口碑低谷”,也让她突破了以往的表演舒适区,展现了演员更多的可能性。

持续产出爆款的赵丽颖,也因作品的高热度而连续四年蝉联V榜年度新媒体人气艺人榜单冠军,流量与带剧能力均达到顶级阵营。

结婚生子之后复出的赵丽颖,当前正在拍摄由《镇魂》 等爆款剧原著作者Priest的武侠小说改编的《有翡》, 与《甄嬛传》导演郑晓龙也传出了即将合作的消息。目前,这两部作品已经分别成为年轻受众和大众市场最受期待的作品,赵丽颖的品牌效应功不可没。

再来看看另一位玄幻大女主杨幂的作品表现。

从下图可以看见,2015年,杨幂专注于电影领域,并没有电视剧作品播出.2016年播出的《亲爱的翻译官》,取得了2.048%的优异收视成绩,这部作品的强劲表现也解锁了杨幂的都市情感剧带剧实力。



2017年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是玄幻IP剧的又一里程碑式作品,这部剧曾创下多个网播量记录,让杨幂成为当之无愧的玄幻大女主。2018年的《扶摇》和《谈判官》尽管没能达到爆款量级,但也分别在“三生三世”和“翻译官”的品牌效应下取得了不错的表现。2019年的《筑梦情缘》是杨幂全新尝试的民国题材,这部作品同样是备受平台青睐的头部内容。

杨幂的流量顶峰出现在2013年和2014年,小时代系列电影的上映和《古剑奇谭》的播出,让她连续两年拿下V榜年度新媒体艺人榜单冠军。尽管杨幂的作品口碑表现整体不佳,但并不影响她的作品在年轻人里的强大影响力,强大的带剧能力,让她尤其受到湖南卫视和视频网站的欢迎。

另一位流量与带剧能力俱强的女演员是杨紫。


从上图她的作品表现可以看出,这位原本就有着国民关注度的女演员,在流量时代开始之前,就成为不同题材和风格大剧喜爱的女主角。

2015年的《大秧歌》,是当时最受卫视喜爱的导演郭靖宇的年代传奇大剧,国民度较高。2016年的两部作品《欢乐颂》和《青云志》也成绩斐然,前者是当年最火热的都市剧,有着超高国民度,后者是具有超强人气的玄幻IP,在年轻受众里有着较高影响力。

2017年的《欢乐颂2》口碑下滑,但话题度依然居高不下。2018年的《香蜜沉沉烬如霜》成为当年台网表现俱佳的爆款,从这部剧开始,杨紫在主流市场的带剧能力受到认可。2019年的《亲爱的,热爱的》,是今年截至到当前为止最火爆的台网大剧,一举捧红了“现男友”李现,杨紫也被因此被解锁了“旺男主”功能。如今正在拍摄中的《余生,请多多指教》,由杨紫和当下最火的肖战主演,极具爆款潜质。

每年都有热门作品播出,杨紫的影响力也从传统受众转移至高流量的年轻受众群体,新媒体人气持续走高。在上述兼具流量和带剧实力的女演员里,杨紫不仅是口碑均值最高的一位,也是驾驭角色范畴跨度最大的一位,在古装玄幻、年代传奇、战争、都市话题剧、言情甜宠剧里,全都塑造了让观众记忆犹新的角色,演技实力备受认可,具备很强的后续表演生命力。

孙俪大概是当下主流电视剧市场里表演生命力最强的女演员,她成名于2004年的《玉观音》,2005年的《幸福像花儿一样》、2007年的《新上海滩》,2012年的《后宫甄嬛传》,2013年的《辣妈正传》等等,全都是叫好又叫座的热门大剧。此后,孙俪开始减少作品数量,但她出演的作品无一不是顶级配置的头部大剧。



2015年的《芈月传》,收视率达到2.8%,成为当年的国民大剧;2017年的《那年花开月正圆》再次以2.572%的高收视率成为具有全民关注度的大剧。

从孙俪的职业轨迹来看,相比起经营人气,作品才是她的职业重心,她的作品之所以能在整体品相和口碑方面表现最佳,一方面是因为她接拍作品更为谨慎,不会出于商业考量而消耗自身的观众缘,另一方面是因为她的富有感染力的表演,屡屡成为作品的加分项。

十五年,电视剧市场经历了从一剧四星到一剧两星,也经历了卫视崛起和落寞,视频网站的飞速崛起,更经历了主流受众的几次迭代,但孙俪却始终是主流市场最喜爱的女主,并扛起了这些大剧。

男演员篇
一般来说,男演员的艺术生命相对更长,但近几年顶流偶像的空降、凭借高关注度IP角色弯道超车的中生代演员等变量,打破了男演员既往的生态平衡,能持续接到头部资源,还能带动头部大剧的大男主已经屈指可数

综合近几年的作品表现,胡歌、靳东、邓伦、张嘉译等四位男演员一直具有较强的“带剧能力”。



上图为胡歌的作品表现,胡歌成名于2005年的“仙剑”,是当时妥妥的鲜肉型偶像演员,但在最红时遭遇车祸,复出后开始尝试转型。到了2015,胡歌三部作品先后播出,其中正午阳光的《伪装者》和《琅琊榜》开启了他高口碑作品之路,这两部作品不仅让他重回人气巅峰,也成为他转型实力派演员的重要节点。而生活剧《大好时光》则让他在传统受众里有了知名度。

2016年胡歌并没有重磅作品出现,2017年的《猎场》尽管收视率表现不错,但口碑却不尽如人意,这两部作品也让胡歌的转型之路受到质疑。庆幸的是,胡歌此后并没有消耗自己的人气,在人气巅峰时没有继续接拍作品,而是通过话剧舞台来沉淀自己,他对待职业的态度也为自己攒下了良好的观众缘,尽管作品空窗期较长,但粉丝忠诚度却颇高。

由胡歌参与的电影《攀登者》在国庆节上映,这部有质感有情怀的作品为胡歌再次积累了不少观众缘。也让观众对他以后的作品更为期待。

靳东的走红也是源于2015年的《伪装者》,圈粉无数的他成为无数粉丝心目中的“禁欲系大叔”,2016年的《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再次以高口碑奠定了他演技派的市场定位。



2017年,他有四部作品播出,最受关注的为《我的前半生》,这部剧以2.541%的高收视率让现实题材重新回暖。2018年的《恋爱先生》尽管口碑不尽如人意,关注度和收视率却表现不俗。

从靳东的职业轨迹来看,他的走红得益于正午阳光的两部作品,作品的品相和角色的人设,都是他能获得高人气的起点,但《恋爱先生》却让靳东受到“消耗人气”的质疑,好在此后接拍的作品《人民的财产》《如果岁月可回头》等是他擅长的现实主义领域,后续表现让人期待。

靳东在新媒体的路人缘曾经因为人设崩塌而走低,但他的职业能力却一直都在,带剧能力依然突出,这一点已经由作品的口碑和市场表现得到验证。目前,退出台前的人设经营和曝光度,专注于作品的靳东回到了职业演员最佳的状态。

大叔张嘉译是为数不多没有被流量偶像拍出主流市场队伍的中年男演员之一,这得益于他对作品的高标准和对不同类型作品的尝试。从下图可以看见,从2015年到2019年,他的作品涵盖家庭剧、年代剧、言情剧、医疗剧等,这些作品一直有着稳定而庞大的受众,收视率成绩优异。



张嘉译是位特殊的演员,从2009年的《蜗居》开始,几乎在每部作品里,这位外形并不俊逸的男演员都能用精湛的演技,赋予角色不同的个人魅力,观众对角色的好感度最终又回馈在演员本人上,让张嘉译有着强大的观众缘,用角色为自己树立的人设,也让张嘉译成为当下演艺圈不可替代的帅气大叔款演员。

邓伦是近几年粉丝经济发达之后凭借玄幻IP角色顺利弯道超车的男演员代表,从下图可以看到,邓伦的走红是从2018年的《香蜜沉沉烬如霜》开始,这部玄幻IP让邓伦大热,此后他接演了头部都市情感剧《我的真朋友》,搭档同样在去年崛起的黑马顶流朱一龙和流量演员杨颖,在今年播出之后取得了不错的播放成绩,但口碑不佳,邓伦的圈粉实力大涨的同时,观众缘却在下降。



邓伦在走红之前,有过丰富的作品经历,属于实力型演员,但他并非能驾驭所有角色的全能选手,所以挑选合适的作品和角色对于他的职业发展来说尤其重要。前不久播出的一部《加油,你是最棒的》,口碑和播出表现俱佳,也让邓伦的演技再次受到认可。

综合邓伦当前的人气和职业表现来看,只要后续作品能持续保持专业水准,他也能成为具有持续带剧能力的大男主。